建筑设计中的中庸思考

  • 来源:建筑网   2018-03-20 17:15
摘要:

2.4影响建筑设计的因素是很多的,外形与功能、局部与整体、个体与环境、造价与美观、创新与传统、建筑与结构等等,建筑师应根据具体情况象钢琴家一样分清轻、重、缓、急弹出一首美妙的乐曲来。这个过程中最难掌握的就是度,所以评价一个建筑师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准就是对度的拿捏是否准确,只有掌握好了度,才能达到中,进而达到和。

1先贤的中庸思想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关于如何建设社会秩序、如何让人们和谐相处,这是先贤们殚思极虑思考与探索的问题,并涌现出了诸多理论。在百家齐放、百家争鸣的各派学术思想中,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统治了中华文明2000多年的历史。而中庸是儒家乃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伟大智慧的结晶。它以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修,修道之谓教的性、道、教三者为根本,深入阐述了人生的最高境界——中和,即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以上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中庸到底怎样理解?追本溯源,从中庸字源上说,千百年来说法各一,但我比较赞同萧兵的说法,中的起始是各种形态的神杆,后逐渐被整合为中正的意思;庸原意是一种钟,后有用、常、经久之意。用现代人比较统一的说法,中庸就是做人做事不偏不倚,而本人理解中庸包含了两层意思,即以中达和,也就是以做人做事的不偏不倚,达到宇宙万物的和谐。亦即前面所说致中和,天地位焉。我认为方东美先生对中和之理的理解道出了中庸思想的本质:中庸—中和企图保持一种宇宙的和谐,一种人与自然、与万物之间的平衡,进而建立最大程度的爱,亦即所谓诚——以爱对待万物,以诚协调宇宙,臻至天下大同,天人合一,也就是无私、无碍、无限之仁。 

2建筑设计中的中庸思想 

中庸思想与建筑设计又有什么关系呢? 

上面说了中庸思想讲究的是和,追求的是事物的均衡和和谐。对建筑设计来讲,中庸既是一种目标,也是一种设计思考问题的方法,窃以为具有均衡、和谐之美的中庸建筑是建筑设计的最高境界。那中庸思想又如何具体指导建筑设计呢?本人有以下几点体会:

2.1建筑设计中应注重整体,应讲究建筑与周围环境的和谐,而不应追求所谓的个性,特立独行,影响了整体环境,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天地位焉的目的。 

2.2建筑设计中也应注意自身的特点,而不应只追求整体而失去自身,这就是中庸思想所强调的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修,修道之谓教,应做到和而不同。 

2.3建筑设计中还应注意建筑的时代性,否则就会像中庸所说的那样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灾及其身者也。 

2.4影响建筑设计的因素是很多的,外形与功能、局部与整体、个体与环境、造价与美观、创新与传统、建筑与结构等等,建筑师应根据具体情况象钢琴家一样分清轻、重、缓、急弹出一首美妙的乐曲来。这个过程中最难掌握的就是度,所以评价一个建筑师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准就是对度的拿捏是否准确,只有掌握好了度,才能达到中,进而达到和。 

3设计实践中的应用 

CCTV大楼是库哈斯先生的大作,怎样评价这样一个作品,牵涉的因素很多,但众所周知,作为高层建筑尤其像央视大楼这样一个200m高的建筑,结构合理与否是建筑设计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而设计者恰恰背道而驰,极力加大结构设计难度,这样的做法在全世界也是极为罕见的,当然现代技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解决的背后意味着什么大家很清楚。建筑应充分运用和表现先进技术,这是建筑时代性的要求,本无可厚非,但库哈斯先生的设计在极其夸张的表现技术,颠倒了建筑与技术的关系,致使建筑成为了技术的奴隶。所以从中庸的观点来看,库哈斯先生的设计绝不是最佳的选择,更谈不上是完美的作品。其根本原因在于其极力夸大建筑设计的一种因素,而没有另一个因素对其进行平衡,以致使其作品失去了一种均衡的中和之美。 

悉尼歌剧院是伍重先生一生最重要的作品,如今它已成为悉尼乃至整个澳大利亚的象征,关肇邺教授在湖北建筑文化论坛上说,这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建筑,但是我认为它开创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就是它的外形和内部没有关系,这一点是违背了从古至今以来建筑师们遵循的外形应表现内部空间’这样一个原则,这牵扯到建筑的功能与形式的关系问题,现代建筑理论认为形式应追随功能,并将其视为现代建筑的重要原则之一。建筑发展到今天,不少人对此产生质疑,我的一位建筑业的朋友就曾调侃说:建筑功能分类就那么几类,建筑形式岂不就那么几种!。话虽说的比较偏,但也不无道理,我认为影响建筑形式的因素是很多的,避开建筑的具体情况来谈建筑与形式的关系,并以此来评价一个建筑成功与否,本身就是偏颇的。悉尼歌剧院地处一个临海的半岛上,城市轮廓线的突出位置,担负着城市标志的使命。事实证明它是成功的,决定其建筑形式的主要因素已不再是建筑功能,以至于世人说到它时,首先想到的是悉尼而不是歌剧院,如果说其客观上引导后来的建筑没有正确处理功能与形式的关系,错不在悉尼歌剧院,而在其自身。 

长沙简牍博物馆是本人主持设计的一个文博项目,主要功能是对长沙出土的三国吴简的保护、研究和展示,项目建设地址位于长沙著名历史建筑天心阁的东面,处于建湘路与白沙路之间狭长地带,项目建筑面积为13600m2。这样一个项目应当怎样设计呢?其主要因素是什么呢?经过对场地及项目本身情况多方面分析,投标伊始我们就认为以下三个方面是本项目设计成功与否的关键:首先应处理好本项目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尤其是与天心阁的关系;第二,该项目如何处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现代继承问题;第三是如何使长沙简牍博物馆在今后的运营中处于良性经营的状态。这是此项目的特殊性决定的,据我们调查,全国绝大多数博物馆都属于政府补贴的亏损状态,而该项目是一个专题博物馆,简牍的观赏性不强,长沙市政府的财力又有限,所以这是一个建筑师必须考虑的问题,否则一个无人光顾的博物馆、一个难以维持的博物馆不是一个好的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