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网 > 建筑众包 > BIM > BIM智库 >关于规则性质的新思考——模糊性

关于规则性质的新思考——模糊性

来源:    2017-11-13 16:36

摘要:这是最近的一些思考,还未体系化。 在我之前的理解中,社会规则主要具备三种性质:一致性、完备性、简洁性。而好的改良就是这三者之间矛盾的较好的解决,不过现在看来,规则必须得有点模糊性,也就是模糊性不是因为一致性为了完备性和简洁性而做的妥协,而是本身就有其价值。 很久很久以前,晋国的子产铸刑鼎,也就是把法律刻在鼎上,成了不能轻易改的东西了,按现在的说法叫发布成文法。在现在看来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孔子跟死了他爹似的,咒骂“晋其亡乎!失其度矣。”在孔子看来,成文法一公布,老百姓就可以利用规则了,就不知敬畏,肯定会尽可能的犯上做乱,最后这个国家肯定是亡了。

这是最近的一些思考,还未体系化。在我之前的理解中,社会规则主要具备三种性质:一致性、完备性、简洁性。而好的改良就是这三者之间矛盾的较好的解决,不过现在看来,规则必须得有点模糊性,也就是模糊性不是因为一致性为了完备性和简洁性而做的妥协,而是本身就有其价值。

很久很久以前,晋国的子产铸刑鼎,也就是把法律刻在鼎上,成了不能轻易改的东西了,按现在的说法叫发布成文法。在现在看来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孔子跟死了他爹似的,咒骂“晋其亡乎!失其度矣。”在孔子看来,成文法一公布,老百姓就可以利用规则了,就不知敬畏,肯定会尽可能的犯上做乱,最后这个国家肯定是亡了。

多扯一句,什么时候“敬畏”成了个褒义词了,在我看来“敬畏”本身没啥好坏,我会敬畏物理规律,但是肯定不会去敬畏孔子跟耶稣这几个死人头。至于那些动不动说敬畏自然的,在我眼里跟傻逼是一样的。

在现代社会,你把法律藏着揶着,不给人看,然后又依这样的法律断案,那肯定是不行的。美国越战的时候有人为了终止战争公布了一堆的机密。军方和政府把那人送上法庭,结果法官一问哪里泄密了,不给看,二问,违反了哪些法律(军法),还是机密,不给看,三问,还有能看的不,答道没有,啥都不给拿出来反正坐被告席那哥么儿就是犯罪了。这样的情况下法官当然是怒了,政府的代表请回家抱孩子去吧,我实在不能判那哥么儿有罪。

法律密不示人肯定是不行的,而一公开就会有人找法律条文上的漏洞,比如我的恒星所有权声明,在联合国的条约中是各政府放弃了这个权利,却没有规定普通人是否有这权利(即使禁止了我也很怀疑法理上是否通的过),因此我就找了这个漏洞。

那法律是不是制定的越严密越好呢?也不尽然,这就是模糊性的价值了。

在原理、原则或者凌驾于具体法条之上的某些规定,就必须有一定的模糊性,这样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这些boss级的规定的稳定。比如我们常说的普世价值,谁也不能说自由、生存权、民主、公平不是普世价值,但是公平,到底是结果公平还是机会公平,民主到底是一人一票还是一个利益团体一票,这些都不见得要一开始就规定好。人类社会在不断发展,总有之前没有的新问题出现,而这些原则也必须能管到这些新问题,但是又不能宜直接下具体的判断,因为它们的级别太高了,一但下了断语将来要推翻就不容易了。虽说美国是三权分立,但是事实上各级法院尤其是最高法院是有立法权的,他们的每个判例,每个对宪法的解释,都是法律。有些情况从更抽象的原则来看是合理,比如同性恋的婚恋权,但是社会还未准备好的时候,最高法院就不能超出时代太多认定其合理,也不能直接把他们的诉求驳回去,有些时候就必须要等。

在到具体实施的时候,不同的规定之间矛盾更多,比如城管,要清理街道这是他们的工作,而不能杀人伤人显然更是他们工作的边界条件,那怎么规定哪个规定优先呢?比如我是一个小贩,如果你要收我摊子,我就撒泼打滚,那你就不收我摊子了吗?估计不能,如果这样的话所有人有样学样,城管的活儿就不用干了,大家走不动道消防和急救的车开不过去还是要骂我。

但是如果这个摊子是我的身家性命,我一家三口等我赚钱回去吃晚饭,你要收我摊子我就只有跟你们拼命,拼不过我就只能自杀,假设你是城管而且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信息,那你该怎么办呢?还收我摊子吗?估计不能,我真死了相信你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熟悉中国底层社会的人都知道,农民和小手工劳动者很朴实是真的,但是平均素质远远低于平民也是真的,至于你说城里人性开放,很多农民估计牙都笑歪了。再加上他们的收入低,为了蝇头小利宁愿付出很大的代价,估计看这篇日志的姑娘没几个肯为了几百块钱在地上打滚的,但是我相信很多这样的底层从业者是做的出这样的事情的。

那现在,城管的上级单位,比如市政府,看到了这些具体问题,现在起了个规定,碰到了小摊小贩要收他们摊子,但是如果他们为此自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算了。那具体到什么程度就算了呢?仔细看一下实施细则,原来是自残到轻伤甲级。OK,城管队员们带着这个规定出去执法了,而碰巧有个小摊捡到了个实施细则,这会怎么样呢?假设所有的城管都严格的遵守规定,而且所有的小摊都知道这一点,那他们要么不反抗,要么直接捅人或者自残到轻伤甲级的程度。

不同利益者的利益矛盾本质上是不可调合的,如果你公布了自己的底牌,那对方就可以尽量的利用手中的牌,赢你的机会就很大。

规则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如果公布了规则但是没有解决问题,那有什么意义呢?

规则既不能秘而不宣,又不能公布出来,那怎么办呢?

解决方法有这么几种。

首先公布有较大弹性的原则、规则,然后自己制定实施细则,并把细则好好藏好不让对方知道。这实际上还是把规则藏起来。

还可以把细则设制的繁复无比。要找到某种情况下适用的规则,必须把前面高一米重一吨的资料看完,我想大多数人都会望而却步的。对于小摊小贩而言,他们对抗城管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如果合法的保护自己的利息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精力去看文献,那样即使他们依此玩赢了城管了,那实际上还是输了。即使他们可以把这个工作外包给律师,那律师高昂的收费还是会限制一大部分有意挑战规则的人。

所有的规则本质上都只能限制一部分人,对于武松这样的人,你就算抓了他要五马分尸,下十八层地狱,每日每夜被爆菊,他还是会为兄报仇不惜杀人的。对于这样的人,法律再怎么严厉也没有用,但是法律或者说规则如果可以吓住一大批想跟武松一样犯罪却没有同样的承受能力的人,这个法律就算有价值了。

往长远来看,法律还是会越来越精细,越来越繁杂,这样既增加了它的精确性,也保护了它的模糊性,因为即使执法者有些小错,执法对象看到那么高一堆实施细则和解释,也是有很大可能会放弃追责的。